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74岁的老干妈陶华碧真的要退休了,但等到她的小儿子接手后,你还会买他家的辣椒酱吗?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1-04-15    作者:嘉鸿炭素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74岁的老干妈陶华碧,这次恐怕是真的要退休了。

“那个项目只是大儿子李贵山的个人投资行为,与老干妈公司没关系”。

当大儿子李贵山投资的昆明“云润天阳”楼盘深陷“烂尾”纠纷,官司已经打到高人民法院之时,老干妈辣椒酱创始人陶华碧,近日在接受新华财经专访时,终于出面做出了回应。

身穿白色无领高档套装,内衬大红色高领毛衣,涂着浓浓口红的陶华碧,在这次采访中还透露出老干妈公司接班人的消息。

其在创新和质量方面都很巴适,很有实干精神,目前把公司管理得十分出色。

2018年,陶华碧的两个儿子李贵山、李妙行兄弟分别以40亿元和39亿元的身家,成为胡润富豪榜上的新“常客”。但是两人的路径不同:次子李妙行全面继承家族主营业务,长子李贵山更多的则是“外出闯荡”,前后共参股过14家企业,实缴金额也近亿元,并通过复杂的股权关系,持有私募机构厚扬投资的股权,间接持股天壕环境、百姓网、维和药业等A股和新三板上市公司。

宁夏增碳剂

陶华碧

近年来,围绕老干妈公司的负面消息不断。除了大儿子去年昆明地产项目“烂尾”引发的争议,还有老干妈公司厂房起火、辣椒酱秘方被泄露、与腾讯“合作”的是非等等。

关于李妙行的身份,网上可以查阅到的资料几乎没有,业界称之为“神秘人”。老干妈公司一位已经辞职的员工告诉凤凰WEEKLY财经,相对于李妙行来说,李贵山性格比较刚强一些。

几年前,陶华碧把其保留的老干妈公司仅剩的1%股权也给了李妙行,李妙行拥有老干妈公司51%的股份,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接手了公司的日常运营,但面临销售下滑、厂房起火后,陶华碧无奈重新掌管公司,又公开畅谈接班人,是否在向外界释放她即将正式退休的信号?

大儿子“败家”?野心勃勃玩资本

陶华碧1997年创办的老干妈,已走过24个年头。老干妈辣椒酱曾经风靡全球,2019年销售收入50亿元。美国奢侈品电商Gilt一度把老干妈奉为尊贵调味品,限时抢购价11.95美元两瓶。陶华碧则被誉为“国民女神”。

作为一家坚持不上市的公司,因为是陶华碧一手打造的,所以老干妈的“掌控权”,都在其家人手中。

两个孩子还年幼的时候,陶华碧的丈夫就患病离世。大儿子李贵山高中毕业时因不忍心母亲一个人承担家庭重担,主动放弃高考,入伍参军。转业后,李贵山曾进入某地质工程队工作。

随着母亲陶华碧的辣椒酱生意越做越红火,李贵山也想参与其中。他不顾家人反对,辞去“铁饭碗”,成了老干妈辣椒酱业务的操盘手,并出任公司的第1任总经理。

李贵山接手公司业务前,陶华碧主导时是“亲情式管理”,小到给员工煮鸡蛋、包宿舍,大到帮员工证婚,这一套管理模式虽然过时,但也算比较温暖朴实,所以她在的时候公司很有凝聚力。

李贵山为老干妈树立公司流程,建立企业规章制度,还教会了原本不识字的母亲陶华碧如何在文件上写自己的名字。

可李贵山的心不在此。

因为陶华碧一直不想上市,而李贵山却又对资本情有独钟,做过酒店、房地产、医药等等。早在2005年就在昆明市投资开发了昆明锦泰大酒店,并持续经营至今。

后来,李贵山参与投资昆明贵山天阳公司开发“云润天阳”楼盘,该公司多次因房屋买卖、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被告上法庭,而且涉嫌“一房二卖”。公司数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等,其法定代表人多次被限制高消费。

云润天阳相关负责人曾对外发布声明称,李贵山作为独立投资人参与项目的开发投资,与老干妈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双方之所以会合作,皆因“天阳的董事长与李贵山是朋友”,就是“很普通的两个好朋友一起做事,刚好昆明有合适的开发地块而已,并无特殊之处”。

“李贵山具体入了1个亿的股,一直派人参与管理。”该公司总经理惠煌程告诉记者,“其实如果李贵山不来入股,马贵山刘贵山也会来,这与项目的实施没有太大关系,很多媒体就想要蹭老干妈的热点”。

而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所呈现的年报,贵山天阳从成立开始至2017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5年累计亏损达到6000万元,2017年亏损多,为4899万元。与此同时,公司负债率也从2013年的67.94%,上升到2017年的94.66%,负债总额约达9.54亿元。2018年开始,该公司直接选择不公布资产状况。

2017年11月,华融方面发布的资产处置公告显示,贵山天阳及天阳集团控股的昆明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共有3笔债权,债权本金合计达1.98亿元,其中“云润天阳”项目约4.5万平方米的在建工程及天阳集团持有的贵山天阳51%股权均被列入担保措施。

2019年12月,贵山天阳名下云润天阳楼盘内总计54套房产、293个车位分两个时段被拍卖,由承建商云南中润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润公司)申请执行。每套房拍卖底价从几十万元到300多万元不等,每个车位拍卖底价从6.4万元到8.5万元不等。经计算,拍卖的总货值约8000万元。

贵山天阳一位高管对记者表示,在云润天阳的开发过程中,前后支付出去的利息就多达1.4亿元,“资金上出了点问题,利润也没了”。

而且,昆明市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总站2019年9月对贵山天阳公司发出《工程质量安全隐患整改通知书》称,巡检时发现云润天阳15栋楼房的基础筏板开裂渗水、裂缝沿柱间横向基本贯穿,存在筏板断裂的可能以及质量安全隐患,地下室外墙、顶板存在严重开裂、漏水和大面积积水的情况,存在质量安全隐患等问题,被要求立即整改。这些楼栋分别由云南中润建筑工程集团等两家企业承建。

因为质量问题,建筑商和开发商甚至将官司打到了人民法院。

李贵山的地产首秀被一些媒体称为“败家之作”。作为陶华碧的大儿子,搞“烂尾楼”自然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老干妈辣椒酱的口碑。

二儿子守业,被称“神秘人”

2014年,老干妈发生了股权结构变动。其中,陶华碧只持股1%,长子李贵山持股49%,次子李辉持股50%。

到了2017年,老干妈的股东变成了李贵山和李妙行二人。李妙行这个名字突然出现,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

李妙行是谁?就在外界议论纷纷的时候,老干妈回应这位李妙行是自家人。李妙行和李辉是同一个人,李辉是曾用名。

陶华碧的次子李妙行自2008年逐步走向台前,开始逐渐执掌老干妈公司,并在之后不久代替李贵山任公司董事长助理和总经理。

老干妈对外宣称陶华碧的两个儿子,“李贵山主外,负责销售市场等相关工作,而李妙行主内,主要负责生产,各有分工”。

有人认为,陶华碧一直比较看好这个小儿子,主要是因为小儿子和她的想法比较相近,做事务实。从陶华碧将手里1%的股份转给李妙行,也不难看出她的心思。

“我教育儿子,就好生生做人,好生生经商。千万千万不要入股、控股、上市、贷款,这四样要保证,保证子子孙孙做下去。”陶华碧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分享过教子之道,多次提及的“四不原则”,也被津津乐道。

2015年,掌握老干妈公司大权的李妙行,干的第1件事就是降低成本更换辣椒酱的原料,将原本的贵州辣椒换成了更加便宜的河南辣椒。主要原材料的变更,使得老干妈的口碑也随之出现了下滑,一直有不少消费者吐槽“味道不如以前”。

一位经销商对媒体透露,以前老干妈用的都是品质比较好的贵州辣椒,但贵州辣椒价格较贵,基本在12到13元一斤,而李妙行替换的河南辣椒的价格是7元一斤,每斤至少便宜了5元。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业绩下滑。2016年,老干妈的营收高达45.59亿元,而在2017年和2018年却是两连降,下滑到了44.47亿元和43.89亿元。

业绩下滑后,老干妈更是流年不利。2019年5月,老干妈辣椒酱的配方被泄露,导致公司损失1000多万元。同年8月,公司厂区失火,当时有消息称,失火厂房的产能占公司总产能近1/3。

2020年6月29日,一份由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4月作出的民事裁定引发广泛关注:腾讯因合同服务纠纷,申请查封、冻结老干妈1624万元财产。

随后,老干妈公司发布声明,称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并已向贵阳警方报案。

2021年2月7日,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将冒充老干妈公司工作人员行骗的曹某等三人向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曹某、郑某君、刘某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冒充老干妈公司员工骗取腾讯公司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三被告人刑事责任。

目前,该案尚未宣判。

陶华碧的进与退

无奈,70多岁的陶华碧2019年再度出山,换回了原来的贵州辣椒,还重新调配了制作配方,才遏制住了公司业绩下跌的势头,并使营收突破50亿元大关。

老干妈一直是民营企业的模板,很多企业和教授经常研究其模式。陶华碧曾表示,实实在在地做人,实实在在地做生意,实实在在地、脚踏实地地把你的产品做好,不要去弄虚作假,消费者吃了也放心,代理商卖着也放心,好生生地做,打一壁铁江山出来。

2003年,曾有政府领导建议陶华碧让老干妈借壳上市,通过融资进一步扩大规模。不过当时即被陶华碧拒绝,她说自己的公司不差钱,也不需要融资。坚持不上市的老干妈究竟有没有错过更快发展的机遇,目前还不能做出结论。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凤凰WEEKLY财经,陶华碧说话从不绕弯,就是对当地官员也经常怼,当地的“一把手”在场她也不会给面子,“干部们知道她性格后都没当一回事”。

不上市确实可能让老干妈错失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机会。有媒体称,老干妈内部没有董事会,也没有副董事长、副总经理这样的副手。整个公司只有5个部门,没有人叫陶华碧董事长,而是全都喊她“老干妈”。

这种治理体系,在企业界一直争议不断。


有评论人士认为,如今的老干妈正面临新的发展瓶颈。近年来的快速增长是中式外卖崛起后给老干妈带来的佐餐红利,而不是其自身品牌的红利。随着国内消费群体的不断细分升级,新生代消费者的快速崛起,新派辣酱的不断涌现,老干妈也将迎来新一轮的增长挑战,需要新的经营思路及新的产品布局来打破瓶颈。

2020年,与腾讯的合作一度被称为“改变形象”,但随着司法程序的推进,目前这件事一如雾里看花。

因为创业起步较晚,陶华碧多年前就开始策划“退休交棒”。陶华碧前不久公开谈论公司接班人,是否在向外界释放她即将正式退休的信号?

凤凰WEEKLY财经多次联系老干妈公司办公室刘姓主任,对方宣称正在开车。其后,记者又多次拨打刘主任的电话并发去短信,均未获回应。

这位74岁的老人,能否将大权再次交给李妙行,老干妈公司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Copyright© jhztjc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网站地图 RSS XML 备案号: 城市分站:  宁夏  银川  河南  河北  万家灯火